谭溢辉+

资源链接一切

谭溢辉:宝宝心里苦啊!

最近流行了一句话——宝宝心里苦啊!

从何而来,我不知道。最近听过很多次,很多诉苦的人并不是很熟悉的人,也谈不上亲近。

所以这句话说起来是一句并不能打动我的话。

其实我是非常渴望能去理解你心里的苦,但我不知从何说起。

还是前面的文章《她开店了》中说到一个词——联系。

没有联系,别人就不能感同身受。别人对你的遭遇的理解度就非常低。

但在看电视剧的时候,很容易被电视情节所感动。因为电视情节很有代入感,我们总觉得那些是真的,是有血有肉。

很多时候是黑白颠倒了,真似假,假如真。虚拟现实傻傻分不清楚。


我最近也很苦恼,付出的总是感觉是错误的,有越挫越不知道情况的感觉。

我也是真想说句——宝宝心里苦啊!

我每次从她的角度告知她一些事情,每次却得到的回应是我不理解她。理解真的很难吧。

我一直以为只要是从对别人要好处的角度出发去做一些事情,别人是能感受到的。

但是,我万万没想到别人也有可能一味地做出反向感知。

当反向感知出现过之后,这种反向感知会在很长一段时间持续出现。

不要去理会,让她后悔。

对于后悔,我以前认为,我所做的所有的事情,都不会后悔的。

现在我才明白,不是我不会后悔,而是我后悔了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追悔莫及,这个词不知道是谁创造的,说的真准确。

真的是当你后悔的时候,才知道代价有多大。


讲个行业内的小事。

教育培训行业是一个很怪的行业,入口做得很低端,出口却做得很高大。

很多想参加培训的小伙伴(对于学习的同学,我尽量都用小伙伴这个词),最开始都会不以为然,心中的态度很明确——不在乎。你要知道他们都会走到“在乎”的这个步骤。

当她真正在乎的时候,很多以前为他敞开的大门已经关闭。

小雪,在考试会计,她和晓雯的情况差不多。都考了好几次了,一直都没考过。

某一天,她从某个非常好的朋友那里得知,有某个高人可以能够帮她做包过。

于是,她去咨询高人了。一切都聊得很好,关于如何保障通过的一切疑问也都消除了。

最后,在费用环节,让她不舒服了,因为这个费用她有点承受不起。

你说贵吗?不贵,几千万把块钱。这点钱在赌棍眼里是渣渣,这点钱在商人眼里是一桌宴请,这点钱读MBA就是零头……

如果说贵,我们也是承认的。这个学习和投资是一样的,投资错了方向让你亏得一塌糊涂,学习错了内容让你浪费大把时间。

但学习好了,就可以一辈子从中受益,学习的成本受益曲线会很简单,最开始是负数,后来会一直是正数,并且这个数字会越来越大。而投资呢,最开始是负数,后来呢,依然可能是负数。

其实,谁都知道学习的重要性,但当我们在付钱的时刻,我们都会变为普通人,因为付钱那一刻就代表损失,我们每个人都不愿意去承受这个损失。

眼光长远的人就会把时间拉长之后在计算支出和收入,我们得出的结论是,投资学习和投资人脉是最划算的。

还是回到小雪和晓雯的故事,他们当时觉得很贵。

可当他们决定必须要办的时候,下次再问这个事情,就更郁闷了。为什么涨价了,高人上次说的不是这个费用啊,怎么这么短的时间涨了这么多。

高人说,源头涨了,没办法。这就跟长江水春长秋落是一样的,源头水涨,江水自然上涨;源头水枯,江水自然下落。

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。可我们谁能预估到呢?我们每个人在没有后悔的时候,都不会想到后悔时已经来不及。

由此看来,小伙伴的确心里苦啊。老师也理解,可帮不上什么忙。


高人啊高人,其实世上哪儿有什么高人哟!都是权钱交易。有些人是拿权力去换金钱,有些人是拿金钱取得权力。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这个东西,很多贪官都死在权钱交易上,很多商业也走在权钱交易的边缘。

此所谓之高人,不过是个中介而已,他链接了权力和金钱。如今做中介是最难的了,很多做房产中介的都能感受到这点,形式大不如从前啊。商贸代理也一样,以前利润最高的是代理商,如今很多利润都直接从生产者给到了消费者。信息改变了很多事,让大家的利润都摊薄了。

所以,高人也在喊——宝宝心里苦啊。上家要提价,下家要砍价,两边都不好服侍。上家提价理由很简单,拿权力来交易,风险是很大的,说不定哪天就下课了。下家砍价理由也很明显,他和你关系好才找你这是你面子,他不找你可以找别人因为信息这么发达。

高人很无奈,做吧没有利润,不做吧亏了自己。并且是冒着很大风险的哟。

其实,很多高人是这样想的,我给你做这个事情吧,不是交易,说交易就俗气了不是。我给你做,是因为我们是兄弟,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,你得感谢我。

真实的情况,是这样的。权钱交易,即使是你吃了亏,你还是得感谢别人,说不定别人冒的风险比你付出的金钱高一万倍。贪官是怎么死的,绝大多数是死在找错了合作伙伴。他们凭什么去找到好的合作伙伴呢?很简单,就是看钱嘛,你给的钱多,你在这赌注上就压得越大,只有你压得越大,你的风险也才越大,只有你风险越大,你要能把握的尺度才会越重要,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好的保护好那些给你提供权力交易的权力者。

官场是这样,任何地方都是这样,涉及到金额比较大的商业都是这样。摆地摊做小面肯定不用涉及这些,你搞大工程做金融你没有这些根本没法做。当金钱比较多的地方,权力者是不会拒绝拿权力去交换的,有些人还会主动传达权钱交换的意思。

很多人憎恨贪官,那都是小老百姓,当小老百姓真的进入官场后,最容易贪的就是那些反对声最大的人。好像行为意思相反,实则相通。一个人越是拒绝,就越想接受。


贪官说——宝宝心里苦啊!是啊,你不苦谁苦,你说你当初一点都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贪官,谁都认为你是好领导,可最后呢?大家都大跌眼镜吧,那些政绩最为出色的领导最容易成为大贪官。这段时间报道的不都是这样的吗?

只有做得好的领导才与资格成为贪官,你要是在岗位上干的差还敢贪早就下课了。所以说,一般的领导是没有资格去大贪的,只有做出成绩的领导才有资格去贪。

宝宝心里苦啊。相对我创造的成绩而言,我贪这点钱我容易吗?这点小钱不就是对我工作表现的奖励吗?很多贪官其实内心都是这么想的。

我也认为这种想法是合理的,也许真的是政策有些不合理呢?这个谁说得清?

没有谁说得清,政策说了算,法律说了算,条条款款才是真正的天。

创新就是要突破这些边界,可真的要突破了这边界,可能你的命运就真的“改变”了。


我们天天在口号着创新,其实我们并没有实质上鼓励创新。

宝宝心里苦!苦的是要突破却有无形高墙,要后退也有万丈深渊一样。

我们都是那被逼夹着的人。


作者: 谭溢辉 分类: 谭溢辉专栏